【新春走基层】温暖返程路 情满行李箱


  

2月17日,湖南省永州市道县汽车北站,旅客准备上车。当日,永州市迎来务工返程小高峰。该县各车站“保运”“防控”两手抓、两不误,为返程人员提供交通运输保障。 何红福摄

辣酱香里乡味长

2月17日,在湖南省双峰县走马街镇新塘村村民邹成桂家门前,小汽车的后备厢敞开着,邹成桂和妻子正不停往女儿邹园车上装东西,光是辣酱,就塞了好多瓶。

辣酱是双峰县特色传统产业,目前,双峰辣酱有无籽辣酱、刀豆辣酱、地蚕辣酱等多种,辣酱年产量3000吨左右,是当地一大支柱产业。

“这几瓶辣酱是邻居叔叔阿姨们一早送过来的,一定要我带着给同事们尝尝,今年再帮忙带货。”邹园是中建二局湖南分公司员工,去年夏天回来,看到家家户户晒辣酱的情景,她萌生了为家乡特产带货的想法,“辣酱不贵,一瓶十几元,对于走南闯北的建设者来说,这是家乡的味道,是乡愁。”邹园把晒制辣酱的视频在中建二局湖南分公司群里一发送,不到半天,上千斤辣酱销售一空。

邹园说,“现在村里很多年轻人去了长沙发展,在家的父母亲们还经常组团去省城送菜。我们在城市努力工作,他们在老家后勤保障。这日子呀,踏实!”(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刘 麟 谢 瑶)

家乡蔬菜带回城

“今天是初五,趁高速免费上午就走,避免明天返程高峰,连夜赶到广州后还能补个觉。”2月16日,准备返程的河南省鲁山县张良镇富田花园居民王二东说道,“这次父母让带的东西太多了,车后备厢快装不下了”。

位于张良镇的河南省万亩无公害蔬菜基地,蔬菜种植面积近1.5万亩,年产新鲜无公害蔬菜近20万吨。

王二东是广州市一家公司的专职司机,妻子也在当地打工,夫妻俩在镇上买了商品房,父母照顾两个孙子在镇上上学。这次返程,父母把张良镇的土特产和年货塞满了后备厢,让儿子儿媳在外地也能品味到浓浓的乡情。

王二东的父亲王栓还特意把当地的张良姜、大葱、蒜苗、菠菜、香菜、芹菜等各准备了一大捆,在后备厢里,还有一壶食用油。“这是用自家菜籽榨的油,生态无公害,吃着放心。”王栓笑着说。

“一年到头在外工作,经常想念家乡的味道,老父亲给我准备了那么多东西,让我在外工作更加心安。”王二东说着说着,不禁红了眼眶。(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杨子佩)

风味小吃解乡愁

打开行李箱,程子倩有些“犯难”。“又被我妈塞满了!”程子倩家住四川成都,是德阳火车站的一名客运值班员。正月初六一早,她简单收拾了一些行李,准备返回工作岗位。打开行李箱,满满的都是她爱吃的香肠、腊肉、糖醋排骨、血橙和蜜饯,原来妈妈前一天晚上就为她装好了。

“我因为除夕夜在车站值夜班,没能和家人吃成团年饭,在家里没待几天又要返岗,我知道妈妈是心疼我大过年的一人在外,想让我吃多一点,吃好一点。”看着满满的行李箱,程子倩心里非常温暖。

“高铁越来越便利了,想吃内江的美食时,我会利用节假日从成都东站坐高铁到内江,只需要花半个多小时。想去成都吃火锅时,我又可以坐动车从德阳到成都,最快的一趟车只需要20多分钟。”程子倩说。

对于在外工作的人来说,家乡独特的风味小吃是抹不去的记忆,返程的行李箱装满的总是沉甸甸的牵挂。(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刘 畅)

返程必备致富果

“够了,够了,装不下了!”“再压一压、挤一挤。”2月17日一大早,刘君蓉一家踏上了返回武汉的路途。被清江椪柑、土家腊肉等塞满的后备厢和行李箱充满了家乡的味道。天气冷,路程远,但沉甸甸的后备厢,满当当的土特产,让刘君蓉心里暖洋洋的。

34岁的刘君蓉是湖北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渔峡口镇青龙村人,大学毕业后留在武汉一家科技企业工作,转眼已近10年。从老家到武汉,近500公里路程。

“逢年过节,都要回老家看看。”刘君蓉说,以前她和丈夫都是乘高铁到宜昌,然后辗转两三个小时回家,女儿出生后就购买了小汽车,“现在都是开车回去,一路高速、国道,节假日又不收过路费,虽然累点但开车还是方便”。

“这次足足带了十箱清江椪柑,有不少是同事提前预订的。”指着后备厢里的椪柑,刘君蓉说。

“家家盖起小洋楼、公路通到田里头、农闲外出去旅游。”刘君蓉说,清江椪柑如今已成为当地“顶梁柱”产业,柑农亩均产值过万元。椪柑已成为当地群众的致富果。(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柳 洁)

难忘家乡烟火味

正月初六,家住云南省大理州巍山县的赵黎浩收拾好行李,准备返回昆明上班。这一次他的背包又被父母塞得圆鼓鼓。“饵丝、腊肉、粑粑,还有家人做的小菜,每次出门父母总是担心我吃不好。”

赵黎浩印象中的巍山县是一座安静的小城,人们生活安逸,节奏慢悠悠。大学毕业后,赵黎浩留在昆明工作,回家的次数变得屈指可数。

每次回家,赵黎浩都会发现家乡的新变化,过去的老街如今更加时尚,儿时常常玩耍的山坡变成了建筑工地,正在建设的南诏王宫(博客,微博)景区恢弘气派……“小城正在变大,家乡也在变好,自己只身在外打拼,和故乡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也多了几分陌生感。”赵黎浩感慨。

下午,父母把赵黎浩送到火车站,又给他塞下一箱牛奶。背起重重的行李,赵黎浩带着浓浓的思念走进车站,也许下自己的愿望,“希望父母身体健康,也希望今年能多抽出时间回家看看,多去欣赏家乡的美丽风景”。(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曹 松)

小小鞋垫最关情

“好啦,再放就超载啦!400多公里路呢!”看着母亲不情愿地关紧了后备厢,李丹踏上了返程之路。李丹是南昌市新建区大塘坪乡便民服务中心的基层干部,9年的村官历练,让她行事风风火火,哪经得住母亲的“碎碎念”。

“过完年,乡里要忙的事可多了,我着急回去呢。我妈是把未尽的唠叨都装进了后备厢,生怕我在农村吃不好、过不好。”李丹说,2012年考取大学生村官后,她一直在农村工作,当时落后的乡村面貌让前来探望的母亲心疼得没少掉眼泪,从那时起,李丹每年开车回瑞金市老家过年,后备厢里总被母亲塞满各种食材、生活用品。“今年得让母亲再来一趟,看看我们的脱贫攻坚、乡村振兴搞得有多好,哪里还愁吃愁穿。”

在满满当当的后备厢中,李丹最钟情的是母亲亲手纳的几双鞋垫。“那时农村路不好走,石子硌脚,母亲就把鞋垫纳得又厚又软,很舒服。”李丹说,现在农村公路都修到了家门口,路好走了,但总觉得踩着母亲纳的鞋垫,脚下有温暖,心里更踏实。(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刘 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合作供稿方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