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利润降99% Booking坦承正在做“减法”


作为全球最大OTA集团的Booking Holdings(以下简称“Booking集团”)在过去一年经历了业绩大幅下跌,而其全球业务也遭受着巨大冲击。2月25日,该集团公布的2020年四季度及全年财报显示,全年总收入为68亿美元,同比下降55%,净利润5900万美元,同比下降99%。

事实上,在过去的一年,由于疫情影响,Booking集团在全球业务开始呈现收缩之势,不仅遭遇订单取消,还被迫收缩业务线,甚至进行裁员。

针对这些问题,北京商报记者也联系了Booking集团旗下的Booking.com缤客中国公司(以下简称“缤客中国”), 对方回应称,“面对新冠疫情的影响,公司确实通过组织架构调整和业务重组,以适应疫情变化下的新的旅游需求。同时,还在全球范围内对团队规模进行缩减”。

业内人士指出,由于海外疫情一直持续,Booking集团的旅游业务也在不断受到冲击,再加上携程等国内OTA的竞争,今年能否保住行业“老大”地位,还要看市场恢复等情况。

据Booking集团财报指出,全年总预订额为354亿美元,同比下降63%,全年住宿预订量为3.55亿个间夜,同比下跌58%。

具体来看,Q1时期,Booking集团受疫情影响不太大,同比下降仅为19.3%,而到Q2时损失最为惨重,同比跌幅超过80%。虽然三季度迎来强劲复苏,跌幅已收窄到47.6%,但是在四季度又受疫情再次暴发的影响,业绩复苏乏力。财报显示,四季度Booking集团总收入为12亿美元,同比下降63%,且净亏损达1.65亿美元,而2019年同期净利润为12亿美元。

Booking集团CEO Glenn Fogel坦言,“去年四季度至今年1月,全球旅游业环境仍颇具挑战,新冠疫情感染病例依旧很多,还有不少国家又一次实施了旅游封锁政策。直到最近几周,疫情有缓和的趋势,我们的预订量才有所增长”。

事实上,在过去的一年,由于疫情影响,Booking集团的全球业务已经开始呈现收缩之势。

据了解,缤客是Booking集团旗下最重要的子品牌,其目前可供预订的房源共计237.3万个,其中,酒店类有43.4万个,别墅、公寓等短租房源接近193.9万个,而2019年时该公司房源共计258万个,由此可见,2020年其房源总数量有所降低。

此外,自2020年受到疫情冲击后,缤客还一直在做“减法”。早在去年3月,北京商报记者还从缤客中国区相关负责人处获悉,该集团旗下最大子品牌缤客中国区总裁及全球副总裁马佳已正式卸任。收缩之势还不仅仅是在中国,在国际方面,缤客还不断缩减全球业务,裁员甚至关闭多个办事处。

在去年8月,还有消息指出,缤客将在全球裁员25%,直至去年9月,Booking集团正式批准了缤客的裁员计划。当时,Booking集团在相关文件中指出,此次批准裁员人数将占缤客全球员工总数的10%。

对此,缤客中国方面直言,“去年8月,我们不得不做出艰难的决定,基于受疫情影响的情况,在全球范围内对团队规模进行缩减。与此同时,Booking集团也将进行相应调整,通过加强集团子公司之间的互相合作,进一步提升集团整体的业务运营”。

目前,Booking集团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减少疫情所带来的冲击,其中包括进行了41亿美元的债务融资、对旗下所有品牌进行重组、申请政府援助计划、暂停常规股票回购等,并减少非必要的差旅和公司内部的活动。

有业内人士还分析指出,从过去一年海外疫情发展来看,海外OTA企业普遍面临业绩承压,相比之下,中国国内的OTA企业境况则好一些。

根据携程集团2020年三季度财报显示,该集团的营业收入为55亿元(约为8.05亿美元),环比增长73%,同时也取得了疫情以来的首次盈利,加速领跑国内在线旅游企业。从短期来看,不排除国内OTA企业将威胁Booking集团最大OTA“宝座”的可能。

对此,北京联合大学在线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杨彦锋分析,“Booking集团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世界旅游业的风向标。当前疫苗普及后,疫情下降的速度比较快,商务和休闲活动也恢复得不错,旅游业出现了新的拐点,故从长远看,Booking集团的业务恢复虽然会有起伏,但是股价趋于平稳,在资本市场内还是能够看得到他们的前景。不过接下来业绩能否快速复原,还要看海外疫情的防控形势”。

北京商报记者 关子辰 实习记者 吴其芸